前言

仰望星空,時間永恒。

曆史是一道河,從遠古流到現在,又從現在流向将來。沿着曆史的河流追尋湘西文明的源頭,沿途樹木葳蕤、芳草萋萋,旖旎的風景粲然開放,被歲月掩埋的奇美圖畫一幅幅漸次打開,在湘西秀麗的山水之間重新變得鮮活起來。

對于一個沒有文字的民族來說,曆史總以神話傳說的形式代代口口相傳,這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智慧。湘西是生長神話傳說的土地,縱千萬年歲月輪回,神話依然如不絕之江河,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頭緩緩流過。

在土家族《梯瑪神歌》和苗族《古老話》的傳說中,湘西在鴻蒙初開的遠古,自猿狉草昧之初,就有湘西先民生存的迹,這種傳說得到了考古成果的佐證。被考古學家稱為沅水文化類群的考占成果證實,在距今五千年至十萬年的舊石器、新石器時代交接之際,湘西的先民們憑着自己的勤勞和智慧,先後點燃了舊石器、新石器時代的文明之火,照亮了湘西的曆史天空。湘西舊石器遺址最具代表性的是花垣茶峒遺址,河溪複現的新石器時代人類生活的實景遺存更是明證。這類遺址、遺存遍布湘西的山用河谷。

從時光的隧道穿越,沿着湘西曆史密林逶迤前行,曆經百濮士著的原始,楚人的雄風,三苗巴人的遷徙,唐、宋、明的羁縻州郡,士司城堡的呐喊;迎面而來的是青銅時代的凝重,裡耶秦簡的驚豔,漢唐風韻的迷離,老司王城的威嚴,鳳凰古城的蘊藉,南方長城的硝煙,楚巫文化的詭谲。從中我們可以感受到湘西先民筚路褴縷、披荊斬棘的艱辛。耳邊山風如吼,身邊驚濤拍岸,眼前百花盛開,湘西曆史旋律讓人熱血沸騰。

震天的鼓角雖然遠去,戰火硝煙也已消散,湘西人的剛勇血性和赫赫戰功卻讓曆史銘記。史書記載的湘西先民助周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戰,漢代相單程的壺頭山之戰,田強大敗王莽的五溪阻擊戰,彭翼南、彭荩臣獲東南戰功第一的浙江抗倭,鄭國鴻血戰定海,羅榮光血灑大沽口,楊嶽斌台灣抗法保衛戰等,足以顯現湘西人輕生重義、鋼骨雄魂的血性風采。近現代以來,辛亥革命護國讨袁、開展土地革命建立湘鄂川黔紅色蘇區、抗日戰争嘉善喋血、解放戰争剿百年匪患、抗美援朝血戰松骨峰,湘西人為中華民族而戰,為祖國母親而戰,舍生忘死、血灑疆場,用自己的血肉和身軀鑄就了一座座永垂青史的豐碑。曆史的湘西盛開着血性湘西的絢爛之花。

建築是大地的詩行。湘西衆多的古鎮、古村落是湘西曆史的黑白剪影:泸溪浦市的雍容華貴、龍山裡耶的古樸敦厚、邊城茶峒的幽寂典雅、芙蓉鎮的風韻别緻。高低錯落的士家族轉角樓、渾然天成的苗族岩闆屋更是人與自然和諧的傑作。這些散布在湘西山水之間的大大小小的古村古寨,猶如長在湘西曆史這根常青藤上的山果果,經過流水滌洗,其五色相融,顯示了湘西人民的生存智慧和創造靈性,是湘西曆史中的一個個傳奇,它們将湘西曆史的滄桑歲月烙印于己身,讓我們不禁感歎并深深緬懷。

展開

鳳凰古城

邊城茶峒

老司城

裡耶古城

沈從文故居

熊希齡故居

陳寶箴世家陳列館

黃絲橋古城

南方長城

乾州古城

芙蓉鎮

浦市古鎮

湘西古村落

紅色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