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政務要聞 > 湘西時政

追記中國美術家黃靠天與泸溪踏虎鑿花的傳奇故事

2019-10-09 07:51 來源:團結報
【字體:
  剪出精彩傳萬代
  —— 追記中國美術家黃靠天與泸溪踏虎鑿花的傳奇故事

  鑿花大師黃靠天在創作。

  楊桂軍作品:《苗家六月六》。

  黃靠天親傳弟子楊桂軍在創作。

  踏虎鑿花作品:《招财童子》。

  踏虎鑿花作品:《喜上眉梢》。

  踏虎鑿花的珍貴紋樣。

  黃靠天論剪紙技法的專著。

  踏虎鑿花作品:《磨房》。

  踏虎鑿花作品:《八駿圖》。
  向曉玲
  剪紙是中華民族古老而又神奇的傳統技藝,是民族文化百花園中綻放的一朵奇葩。它的曆史源遠流長,在諸多史料和古籍中都有清楚的記載。如《荊楚歲時記》中就寫有:“正月初七為人日。以七種菜為羹,剪彩為人,或镂金箔為人,以貼屏風。”唐代段成式著的《酉陽雜俎》也有“剪紙為小幡”的記述。唐朝著名詩人李商隐在《人日》中更有“镂金作勝傳荊俗,剪彩為人起晉風”的精美詩句,是對當時剪紙藝術的生動描寫和高度贊譽。
  民風淳樸生剪紙
  泸溪縣踏虎鄉(現為合水鎮踏虎村),地形似五虎擒羊,虎腳踏在羊背上,因而得名踏虎。這裡苗族、土家族、漢族相互雜居,清乾隆年間,開始築碉堡,興屯倉,設屯官,開始有效管理。這裡的土家苗族人民熱愛美,追求美,并在生活中發現美,創造美,民風淳樸,各族人民辛勤耕織,互通婚姻,相處和睦,漸至人口興旺,逐漸形成墟場,滿足了各族人民互市交易的需要。
  苗族人民最喜愛挑花、刺繡,從頭上包的帕子,到腳上穿的鞋子,無論衣袖、褲腳、枕頭、門簾等,無一件不是繡花和挑花的,故有所謂“花苗”之稱。苗家姑娘從小就學習繡花和挑花,先從十字花學起,到出嫁時已成能手。
  刺繡花色圖案種類繁多,以花草蟲魚鳥獸居多,多用于鞋帽花邊和衣褲滾邊。挑花,多用于頭帕、被面、床單。
  土家族婦女最愛刺繡,其衣服、鞋面、門簾、被面、帳篷、圍裙、頭帕等,無一不用刺繡花紋裝飾。刺繡有絲繡和線刺(挑紗)之分,用各色絲線繡成的“鳳穿牡丹”“雙鳳朝陽”“雙獅搶球”“粉蝶穿花”等圖案,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據《泸溪縣志》記載,湘西一帶的剪紙是在明清以後逐漸發展起來的。泸溪縣踏虎鄉的剪紙則起于清朝嘉慶年間,之後剪紙工藝盛極一時。踏虎鑿花是和挑花、刺繡一起發展起來的姊妹藝術。它取樣題材廣泛,色彩斑斓,在苗族人民生産生活中随處可見。
  著名作家沈從文年輕時曾多次遊曆泸溪,對踏虎鑿花民族工藝情有獨鐘。20世紀50年代,他在《旅行家》雜志上曾專門撰文介紹踏虎鑿花工藝,回憶當年盛況。他在文章中這樣寫道:“當年踏虎花樣流行時,三廳(即鳳凰、吉首、花垣)城中的針線鋪,還得從貨郎手中批買踏虎花樣,連同發售。這種花紙既吸納了鄉村婦女大部分的剩餘勞動力,也增進了她們的美好情感,自然比年畫和窗花意義重要得多,也複雜得多。”
  藝人多能創鑿花
  剪紙的曆史悠久,而如今中外聞名的踏虎鑿花卻是從剪紙變化而來的。踏虎村的剪紙老先輩們原是用剪刀剪紙的,但一次隻能剪4層,并且花費時間多,花樣複雜一點的就難以開剪。但是,聰明的民間藝人們從民間鑿“喜錢”(人們春節時貼在門楣上的祭祀用品)的工序中得到啟發,由刀剪改為刀刻。刻紙不但一次可刻7到8層,功能深厚的甚至可以刻到30層。這樣刻制出來的圖案花樣漂亮、美觀大方,很受人們的喜愛。
  當踏虎的剪紙在工藝流程和工具上有了自己獨特的變化,由“剪”變“鑿”後,當地人便把它稱為“鑿花”或“紮花”。
  踏虎鑿花圖案大都是由花卉、鳥獸等組合搭配而成。一般常用的花木有:牡丹、菊花、梅花、桃花、繡球花、葵花、海棠花、荷花、蘭草、竹子等;鳥獸有:龍、鳳、白鶴、錦雞、鹭鸶、鹿等。以鳥與花相配,成其“鳳穿牡丹”,象征榮華富貴;“鹭鸶采蓮”(蓮諧音為憐),象征男女之間純潔的愛情;以獸與花相配,成其“野鹿銜花”,象征壽考千年等。
  刻紙工具比較簡單。常用的工具主要是刻刀、刻闆(蠟闆)、磨刀石、灰口袋、小鐵錘和紙張。
  刻紙可分為兩種刻法:一是濕紙刻法,二是幹紙刻法。濕紙刻法簡單方便,廣為藝人采用。師傅領進門,修行靠自身。比如,鑿花大師黃靠天學藝9年,過得很苦,白天要同家長去田間地頭忙農活,晚上就在桐油燈或枞樹油燈光下,由祖父或是父親手把手傳授技藝。首先要“讀”圖案花樣,就像練書法先得熟悉各種字體結構一樣。過一段時間後,再學習拿刀、整刀、磨刀、釘紙等基本操作技法和要領。
  刻,是鑿花工藝中最為基礎最為關鍵的技術。刻紙時,首先要學會正确的握刀要領。指要實,掌要虛,運腕不應呆闆,要靈活有力,刻刀要始終保持與紙面的垂直角度。刻出來的線條要有方圓、曲直、精細的變化,從容自如,刀随意念動轉,刀如筆行。
  勤奮刻苦學鑿花
  1923年,黃靠天(原名黃明生,苗族)出生在踏虎村一個叫山腳坪的小村子,他家世代剪紙。黃靠天小時候隻讀過幾年私塾,但天資聰穎,記憶力非凡。《三字經》《百家姓》《增廣賢文》被他讀得滾瓜爛熟,倒背如流。隻因家境貧寒,經濟拮據,黃靠天12歲離開私塾,随祖父和父親學習踏虎鑿花技藝,希望學好藝成,出賣花樣以輔家用。
  剛學會要領的黃靠天,每天按照簡單的圖案花樣練習鑿花,完成祖父和父親布置的“作業”。“三十年前睡不飽,三十年後睡不着”,那時候的黃靠天瞌睡多,經常鑿着鑿着就迷糊起來,不知鑿壞了多少紙樣,手上也經常被鑿得傷痕累累。每當農閑季節,黃靠天就肩挑裝滿針線、花樣的擔子,變成貨郎,搖着鈴铛,翻山越嶺,走鄉串寨叫賣。湘、黔、川邊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黃靠天是個有心人。他在走鄉串寨賣貨的同時注意尋訪當地的鑿花高手,廣泛結交行内朋友,用心收集圖案花樣,采撷他人作品的長處,不斷豐富和提高自己的鑿花技藝。
  黃靠天從民族的喜怒哀樂、風俗習慣出發,運用花草、蟲魚、鳥獸這類形象的相互組合來寓意祝福。如,一樹梅花加喜鵲,再配上一個莊重的“喜”字,謂之“喜上眉梢”;還有“雙鳳朝陽”“龍鳳呈祥”“花好月圓”“雙龍搶寶”等等,借以表達勞動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渴望。
  黃靠天鑿花作品虛實結合,既有自然美,又有藝術美,獨創性和裝飾性兼備。
  鑿花作品,創作的主要手段是“線條”。黃靠天善于運用千變萬化的線條來創作。在長期的實踐中,他把“線條”要領歸納為5個字,即“圓、尖、方、缺、線”,高水準的鑿花作品線條要求達到圓如秋月,尖如麥芒,方如石塊,缺如鋸齒,線如胡須。細不見其小,粗而不覺其大,直曲自然,穿插流暢,富有運動性與節奏感。
  在日常生活中,黃靠天用心觀察花草各個季節的不同姿态,用心留意各種小動物的神态,再在自己的鑿花作品中展現出來。
  黃靠天所刻的鑿花圖案紋樣,題材廣泛,形式多樣,為土家苗家繡挑工藝提供了精美絕倫的圖樣。經人們的巧手,演繹成五彩缤紛的花朵,翩翩起舞的蝴蝶,盤旋于花叢的蜜蜂,在枝條上相互鳴唱的小鳥,融入人們對幸福生活的憧憬之中。
  畢生傳承成宗師
  天道酬勤。1944年,學鑿花9年,年僅21歲的黃靠天已成名噪一時的鑿花藝人。
  新中國成立後,黃靠天煥發了創作激情,接連創作了《白毛女》《工農兵》《五谷豐登》《龍鳳呈祥》等精彩作品,先後在《人民日報》《人民畫報》《民族畫報》和《湖南日報》等報刊上發表。
  1957年,他被湖南省美術家協會吸收為會員;1960年,被中國美術家協會吸收為會員,這在湘西是首人。
  1982年6月,由胡萬卿編輯而成的《黃靠天剪紙技法》一書,由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該書收集了黃靠天代表作68幅;1982年9月,黃靠天的100餘幅鑿花作品到日本東京、大阪等地展出,并且銷售一空。
  1987年,他的32幅鑿花作品在南斯拉夫國際博覽會上引起轟動;1993年9月11日到14日,應湖南師院藝術系的邀請,泸溪縣委、縣政府帶着黃靠天有關盤瓠鑿花内容的藝術作品,在長沙舉辦“湘西泸溪縣盤瓠鑿花藝術展”,轟動省城。
  為了使踏虎鑿花藝術後繼有人,并發揚光大,踏虎鄉黨委政府從上世紀80年代到1993年,先後投資3萬多元,共舉辦了10期鑿花技藝培訓班,先後培訓805人次。黃靠天不辭辛勞,手把手親自傳授,深得學員們尊敬和喜愛。
  1992年,踏虎鄉被州文化局授予“獨具特色民族藝術之鄉——鑿花之鄉”榮譽稱号;1993年又被省文化廳命為首批3個“群衆文化藝術之鄉”稱号。
  由于黃靠天鑿花藝術成就輝煌,先後被推薦為第一、二、三屆泸溪縣政協委員,湘西州第五、六、七屆政協委員。
  1997年,一代鑿花藝術大師黃靠天因病在踏虎老家逝世,享年74歲。大師雖然離我們而去,但大師精心培育的踏虎鑿花這朵民族文化園中的奇葩,愈加開得燦爛絢麗:
  2008年6月,踏虎鑿花被文化部、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評審委員會選入為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單;踏虎村被文化部命名為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踏虎鑿花之鄉”。
  2009年2月,踏虎鑿花應邀參加了在北京舉辦的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傳統技藝大展系列活動。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規模最大、種類最全的一次傳統技藝大展。黃靠天的親傳弟子踏虎鑿花省級傳承人楊桂軍,在展覽現場向觀衆展示了精巧技藝,赢得了在場觀衆的陣陣喝彩。楊桂軍在恩師黃靠天的影響下,廣收門徒,将踏虎鑿花傳承給了更多的新一代傳人。
  如今的踏虎鑿花享譽國内外,多次遠赴國内外各種博覽會現場進行展出,以楊桂軍為首的一大批傳承人創作出了大量具有新時代意義的優秀踏虎鑿花作品,這些傳承人們将秉承着一代鑿花宗師黃靠天的傳承精神,将踏虎鑿花這一寶貴的民族文化藝術一代又一代地傳承下去。

相關文檔: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